【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

军训风云5-1


(五上、中持续更新)
  仓库里昏暗的灯光,为衣衫不整的妈妈平添了一丝神秘感和凄凉感。心中的内疚和关切之情让我十分沮丧,只想快步上前,赶快确认晕倒在行军床上的妈妈有没有损伤。
  顾不得擦拭妈妈身上浓烈的精液味道,我两步就扑到妈妈身上,关切的喊道,「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秀发散乱的盖着妈妈的脸颊,昏迷中的妈妈仿佛还在呓语,感觉到有人扶起她软软的身体,妈妈竟微微抽搐两下,穿着肉色连裤袜的大腿蹭到了我的腿上,变成了一个有些暧昧的姿势。
  让我高兴的是,妈妈虽然晕倒,不过除了呼吸略重之外其他好像没有太多不妥,可能是刚才被李振中欺负的有些脱力。
  我暗骂一声,这家伙真不是人,完事立马就跑了,也不顾妈妈的死活。
  感到妈妈身上完全没有力气,我只得先跪在行军床上,跨上她的身体,尽量把她拖靠向床旁边的墙上。
  好不容易把妈妈扶成坐姿,背靠在墙上,我累的直喘气,「真没想到,妈妈这么重……」
  看到之前美丽干练的妈妈现在这个惨样,刚才还受到的胯下之辱,我不由得心中一酸,也轻轻坐到床上,用随身携带的卫生纸轻轻擦拭干净妈妈丝腿内侧连裤袜上的精液,替妈妈扣好衬衣胸前的纽扣……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进门开始,妈妈总给我一丝奇怪的感觉,朝夕相处的人甚至变得有些陌生,哪里不对呢?妈妈的身体仿佛丰腴了一些,身高也好像有细小差异,而且这身衣服我以前怎么没见过阿?妈妈从来不用香水的,那这甚至有点浓烈的香水味是?联想到妈妈在刚刚性爱场面中的激烈表现,我疑窦重生,赶紧把她散在面颊上的头发整理起来。昏暗的灯光掠过妈妈的脸颊,我如被电击,呆在当场。
  这……这不是妈妈!
  --------------------------------------------------------------------------「谁!口令!」哨兵远远就看到了路灯下的我,等我走近才喝住我。
  「……是、是我,刚才还到医务室输液的。」我装作无精打采的样子,微驼着背走了过去。
  「呵呵,我早看到是你了,怎么?刚才输了液不是回去了么,怎么又来了?」凌晨1 点到6 点这一岗最无聊难捱,这时看到一个脸熟的也挺高兴,做回板凳上对我说道。
  「嗨,别提了,回去咪了一会还不舒服,我在想要不要再上去输输液。」「现在?快5 点了都,医务室值班老师怕是睡了。」「哦,唉,这几天训的好累。」眼看这个同学还挺好说话,我就斜靠在他桌上跟他搭讪起来。
  「是啊,我晚上还轮岗,不过明天比较好,可以休息,呵呵。对了,你是几班的?」
  「我啊,一班,你呢?」
  「哦,一班阿,我有初中同学也在一班阿,你认识那个……」东拉西扯了半天,我感觉差不多了,装作随意的问道,「我刚才来输液的时候刚好遇到柳老师一个人下楼,这么晚了她还去查房阿?」「哦,你怕是看错了吧,柳老师晚上11点之后不会查房的,而且要查房都有值日的助理,那个时候助理早睡了。」
  「不是吧,我看的很清楚的,就是柳老师啊。」「哦,我知道你遇到的是谁了,」站岗的同学想了一想道,「那是李班长的老婆,来休探亲假的,楼上不是家属招待所么。她说晚上睡不着,在操场里转两圈。她都来了一周多了,明天应该就回去了。」仔细算了算照片出现的时间,之前的疑问立刻融会贯通起来:应该是李班长不能进女生宿舍楼,就约会她老婆到仓库约会,吴仁他们发现李班长的秘密,暗地投拍下来他们的亲密照。几个班长私下传递这香艳的亲热照片,李班长老婆的身材确实很火辣,衣着也很时尚,完全可以理解。而不巧的是,班长间的隐私行为被李兵凑巧发现。「哦,原来如此……」
  「快回家了,你高兴不?」,「你觉得军训爽不……,你……」,「你要回去啦?」
  「嗯,感觉好些了,我回去咪一会。」
  「哦,好,那再见阿。」
  「再见!」回头挥挥手,多日萦绕在心头的疑问终于消散而去,夜里的空气仿佛也变得格外清新,心情一阵轻松的我快步往寝室楼走去。
  ……
  第二天是休息天,我把吴胖子叫到楼道一处僻静的地方,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从哨兵那里套出了话,我有些自鸣得意,「想来想去,趁她没清醒时偷偷溜走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呵呵。我就知道不是我妈。」「哦,是么?是啊……她没有发现你?」


  「没有啊,说了她没清醒嘛。」
  感觉吴胖子的反映有些怪异,好像没有感到意外的样子,我下意识的感到有些不妥,正要问他,这时裤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一看,哦,是妈妈。
  眼看我看了他一样,胖子笑了笑,知趣的说道,「吴班长那里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看着吴华转过了楼梯,我这才接起电话,「妈,怎么,有事么?」妈妈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小凯,你这几天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还、还好,没有啊……」,我心中一紧,没来由的想起了昨晚的事。
  「真的?」妈妈的语气仍然带着一丝质疑。
  「啊?真的啊,我能做什么事,您还不了解我么?」昨晚的事应该只有我自己知道阿,而且输液的时候我都到医务室去做了做样子的,哪会被识破。
  「妈,有什么事么?」难道妈妈知道了什么?我决定试探一下。
  「哦,那你们吴班长……哦,算了。」又说了几句后,妈妈才主动挂了电话。
  没事妈妈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我从第一句话里明显听出了一丝焦虑的味道。
  「吴仁??不是李振中么?跟他有什么关系?不管他,他又不能把妈妈怎样。」虽然妈妈最后欲言又止,让我有了些许疑虑,但这段时间我几次看到黄志国在妈妈面前灰头土脸的样子,让我对妈妈的能力充满了信任。
  这时女生宿舍楼妈妈的寝室里……
  爱美的妈妈正对着镜子换上一身成熟的职业装。上身是一件黑色V 领小西装,第一颗扣子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被打开,水蓝色的紧身衬衣在镜子中显的是那么的妩媚,自然。不同于街面上那些暴露的低胸装,妈妈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的,她可以允许那种若隐若现的春光乍泄,但绝对不会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态。
  身边的椅子上放着两条裙子,一条是常见的A 字裙,另一条是一件紧身黑色及膝皮裙,这件皮裙正好能够突出自己苗条的下半身,高品质的羊皮恰好能包裹住浑圆的臀部,但唯一让妈妈担心的是左边的裙边有一条金属拉链,从裙底直达腰部。本是方便裙子主人更衣的,但经历了那晚黄志国的骚扰,她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正当犹豫着是不是要穿它赴约时,铛、铛、铛……墙上小挂钟的正点报时声不适时的响了起来,8 点正。
  「柳老师,今晚的谈话很重要,也希望你不让第二个人知道,因为有一些关于李凯的事情要与您沟通,我怕别人知道后会对他不利。」回想起上午接到的吴仁的电话,妈妈不由有些焦急,儿子会有什么事情,不会啊;小凯一向很老实的啊,但这么说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我得赶快过去。之前纠结于换哪条裙子的妈妈早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由于自己的几条肉色连裤袜清洗后不知所踪,只得匆匆的套上条略显诱惑的黑色连裤袜,穿上皮裙,踏上高跟鞋,离开了宿舍楼。
  与往常平稳自信的步伐不同,今晚楼道里那凌乱的塔塔声似乎预示着这个秋夜不会平静。如果有人此刻从楼道出来出来就能看到,妈妈的及膝皮裙、雪白的大腿、黑色的丝裤袜与昏暗的白炽灯构成了一个令人充满遐想的画面。
  初秋的黄昏来得很快,闷热的感觉随着太阳落山已经消散不见,相反,军营地处盆地,日夜的温差极大。妈妈走在停车场旁边的林荫道上,一缕夜风带着丝丝凉意扑面袭来,让她精神一爽,焦急的心情也稍微缓解。军营入夜之后很少有人外出,妈妈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穿过整个停车场,一栋老式的平房出现在妈妈面前。
  妈妈根据吴仁在电话里说明的,很容易就认出了约定的地点。
  今天早上这个吴仁在电话里的暧昧暗示、表现出来的放肆挑衅让妈妈不由一阵发自本能的恶心!对方过于明显的意图让她也有一些担心,而且对方确实抓住了自己的命门,跟儿子有关的消息让她不得不违心前来。
  但一想起,自己这些年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少么?学校里的老师怎么样,学生的家长怎么样,教育局的领导又怎么样,还不都被自己巧妙的应对过去了。而且这是军营,连长黄志国都拿自己没办法,那吴班长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想起这,妈妈的心情豁然开朗,之前的焦躁都烟消云散,如果他真敢对自己有不轨的企图,那就勇敢的拒绝他,义正词严的警告他,让他明白人民教师、人母的尊严是绝对不可侵犯的。
  回想起军训前跟丈夫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照顾好儿子,妈妈忽然坚强起来,毫不犹豫的走向了虚掩的房门,推门而入。


  -----------------------------------------------------------------------------------寝室九点熄灯,结果还没到八点吴仁就出门而去,他这反常的行为引起了我的注意。
  「平时这个时候他不是跟三四班长侃大山,就是跟邓明他们意淫某某军训女生,今天这是?」
  回想起妈妈上午的那个电话隐约提到了他的名字,我心中一动,跟李兵他们说声上厕所去了就迅速起身跟去。
  眼看吴仁并没有往搂角的厕所去,而是取道操场时,我就知道我大概是跟对了。自从上次跟踪李振中被发现后,我后来自己总结了一下:走路用脚尖触地,走几步停一下,不要急行,最好走在有隐蔽的地方……不知道是吴仁警惕性远不及李振中,还是我的经验起了作用,一直跟到昨天晚上那废弃的仓库面前,吴仁都没发现我。看着他推门进去,我心中感到一些奇怪,难道他老婆也来探亲?还是妈妈在里面?正当我在思考要不要过去昨天那个‘观察点’时,我忽然看到吴华急匆匆的从停车场方向的林荫道往这个方向走来。正好,这吴仁跟李振中不一样,平时做事无时不透出一种狠辣作风,痞气十足,我还真有些怕被吴仁发现,眼看吴胖子朝这边过来,我的胆子立刻平添了两分。
  眼看吴胖子要从旁边走过,我低低叫了他一声,可能是没想到晚上在这里遇到我,吴胖子被我吓的混身剧震。
  怕他吓得叫起来,我赶紧又轻轻叫了一声,「别怕,是我,李凯。」当他好不容易看清楚卡车旁边猫着身子的我时,才放松下来紧呼几口气,拍着胸口小声道,「大、大哥,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对了,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带着内疚的道歉道。看着路灯下他额头晶晶的汗珠,我知道这一下他被吓的不轻。
  「哦,我,我……」
  「哦,刚才在寝室里我看到你神情好像不对,加上昨晚你回来后睡觉时咳了好久,我以为你去医务室了,就说跟来看看能帮上忙不。没想到到楼下时看到你往这个方向来了,就跟来看看咯。难怪我说突然看不到你了,你躲这里干嘛呢?」「我跟吴仁来的,嘘,别说话,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我也不顾吴胖子‘惊讶’的眼神,拉上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昨天仓库后面的‘观察点’上,这时,仓库里一阵对话声传来,让我不知所措,目瞪口呆。
  ……
  屋里的光线一如昨晚般昏暗,吴仁坐在墙角的破旧行军床上,牢牢的盯着站在他对面的妈妈,挑衅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放肆光芒。眼前的女老师一头波浪卷发扎在脑后,高挑挺拔的身材格外吸引他的注意,一身干练的黑色小西装,里面是领口带着蕾丝花边的水蓝色紧身衬衣,下身着一条裙摆在膝盖2 公分处的及膝包臀皮裙,丰润的大腿上裹着一条色调极配的黑色连裤袜,配上暗红色的高跟鞋,显得美艳干练。
  看到吴仁显得有些痴呆的模样,妈妈干咳一声,如果第一次因为学生的事跟黄志国还有些顾忌,对吴仁来说,她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厌恶,她最恨的就是要挟弱者的人,只不过这次被要挟的弱者变成了她自己。
  「吴班长,我来了,今天早上你说李凯有什么事?」妈妈一点都不想跟吴仁单独多待哪怕一分钟,直接单刀直入道。
  「也、也没什么事,柳、柳老师,平、平时太忙了,没时间跟您聊天……」「没别的事那我先回去了。」妈妈不耐烦的打断吴仁道。她已经被黄志国跟吴仁弄的很烦躁了,两人分别用她最重视的学生、最亲密儿子来要挟她,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所以她丝毫不愿意跟吴仁虚与蛇委下去,哪怕这样好像显得太尖锐。
  看着妈妈作转身势要走,吴仁赶快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拦在妈妈面前,好像生怕眼前的美人离开一样。看到妈妈沉着粉脸盯着他等他说话,吴仁的表情一下变的有些狰狞,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妈妈对他的不屑与轻视,一直以来他都有些自卑,但绝对不可以在女人面前显露出来,特别是妈妈这样又有文化又漂亮的女人。
  「好吧,那你看看这个!」吴仁阴下脸,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照片,递到妈妈面前。
  「这,这是!!」看到居然还有照片,妈妈显得很惊讶,一把抢过照片,开始一张张翻看起来。妈妈慢慢微张开嘴不说话,额头也隐隐现出的斑斑汗迹,很明她显内心正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只不过现在还被她巧妙的掩饰着。
  「你,你,你这是从哪里来的?这,阿凯在这里干什么?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一句话三个问题。吴仁从妈妈微微颤抖的手发现了妈妈内心的变化,知道击中了她的死穴。试探着靠近妈妈一步,看到妈妈勇敢的盯着他没有躲闪,吴仁心中一喜道,「这自然是真的,今晚叫你来也是为了私下跟你沟通嘛,你看看照片,有没有觉得很眼熟?」


  两人面对面,妈妈真是躲也不是,站也不是,这么近距离的跟吴仁站在一起,确实十分尴尬。借着翻看相片,妈妈低着头避过了吴仁火热的目光。
  吴仁慢慢的凑到妈妈的头边,装作一起看照片,其实是在偷闻妈妈身上散发的甜蜜体香,混合着洗发露清香和女性特有体香的气味刺激的吴仁混身一个哆嗦。
  妈妈好像也察觉到了吴仁在占自己便宜,往后退了一步的道,「不,这都是假的!阿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感觉到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吴仁又往前跨了一布,大胆的拉起了妈妈的手道,「真的假的你应该能看出来,这可没有PS过的痕迹,而且这段时间李凯晚上经常往外边跑,这可是我亲手拍下来的。」
  这是实话,确实,妈妈中午翻阅了近期所有站岗学生的纪录,我最近确实可以说是行动诡异,尤其是昨晚,差点彻夜未归,直到快天亮时才回到宿舍。就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抱着怀疑的心态来赴约的,不然的话,吴仁哪能三言两语就把她约了出来。
  她有些明白过来,自己好像步入了一个圈套,一个针对她和自己儿子的圈套……
  看着妈妈还在沉思,吴仁步步紧逼的道,「军训新生强暴班长妻子,多吸引人眼球的话题阿!嘿嘿。对了,再加一条,重点中学辅导员之子军训强暴班长妻子,柳老师,你觉得这个如何呢?」
  「你……你想怎么样……」妈妈看来已经默认了吴仁说的事实,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初来时候的底气。被抓住的左手象征性的扯动了两下之后,放弃了抵抗。
  「我就是想跟你亲近亲近,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了,我是绝对不会把照片传出去的。」吴仁心情兴奋异常,多日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了。
  「不可能!」妈妈红着脸决绝的回答道。
  看着妈妈还小心守着门户,摇头拒绝一幅戒备的模杨,明显是看不起自己,吴仁心中不爽,一声冷笑道,「是么,我可不是开玩笑!那你就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头条吧!」
  妈妈一呆,小声的用商量的语气对吴仁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你不能这样啊,这样他下半辈子就毁了阿……」……
  这时再看不明白怎么回事我就是白痴了!肯定是我进到屋里时扶起李班长老婆的照片被吴仁投拍了,用这个作为证据来要挟妈妈,妈妈不明所以,以为我经不住军训的寂寞,做出年少轻率之事。想起昨天那淫靡的场面,还有我莫名其妙的亲密接触,我真是百口莫辩。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被投拍的,但我不能眼看妈妈完全被吴仁掌握了步调,.这时胖子按住心急如焚,想要冲进去的我,轻声说道,「我们不是吴仁对手,不要逼的他狗急跳墙,你妈还在里面呢!」有道理,不是他对手……对,我再叫人来。
  「我打电话把李兵叫来,这家伙胆子大,等他来了我们三个一起冲进去,加上我妈一个大人,到时候把情况说清楚,吴仁未必敢怎么样。」对,说打就打,好容易李兵接了电话,我大意说明需要他帮忙,把地点说明后,让他快点过来。
  ……
  这时屋里妈妈还在跟吴仁讨价还价,可吴仁就是一幅不理不睬的样子,看到妈妈越来越焦急,吴仁知道时机到了。他一下把自己的长裤拉到屁股下面,露出了早已硬挺的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往妈妈的皮短裙腿间凑去。
  「啊……你……你怎么可以……」完全没想到对方如此大胆直接,妈妈有些惊慌失措。
  「你……你不要过来……」看到吴仁猥亵到极点的笑容和那胯下越伸越近的肉棒,妈妈的脸从绯红开始变得有些煞白,开始后退。
  吴仁一幅有持无恐的样子,双手一搂,不让妈妈逃掉,龟头已经快挨到了黑色连裤袜的大腿上,妈妈开始有些害怕起来,用带着乞求的语气道,「我要走了!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别过来……」「走?走了你就不怕你儿子上头条了?哈哈」吴仁戏虐的笑道。
  妈妈这时眼泪都要出来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完全失控,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眼看妈妈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只剩一幅和普通女人别无二样的娇羞形象。吴仁龟头跳了两下,趁妈妈失神的当口,走上前弯腰握住妈妈的小腿,将她拦腰抱起,随后转身轻轻抛在了行军床上,粗壮的身体立刻压了上去。
  「放……放开我……」妈妈为她的轻率付出了代价,此时像一只被俘的小鹿一样,被粗壮的吴仁示威的压在了身下。可娇弱的妈妈如何能摆脱强壮的吴仁,一阵粉拳丝毫不能改变她的处境,剧烈挣扎之后反而把下身更明显的暴露在了吴仁的胯下,两条穿着黑色连裤袜的美腿被吴仁两腿呈大字型分开,而此时,吴仁的龟头上正分泌着缕缕粘液,往妈妈连裤袜的档部探去。


  被吴仁的大龟头顶住蜜处,妈妈不由屈辱万分,虽然还有连裤袜的保护,仍然本能的把双手伸到下身,想把那坚硬的物体移到别处。
  五 中
  此时吴仁正把妈妈压在身下,一张臭嘴正在妈妈的粉颈上来回狠嗅,双手从妈妈后背穿过将她死死抱在怀里不让她动弹,肉棒一阵乱顶,被妈妈连裤袜的质感刺激的心动异常,已经完全充血。这时妈妈的右手终于辛苦的挪到了那硬物的位置,感受着那硬物滚烫的温度和疯狂的动作,妈妈生怕自己的连裤袜被他刺破,心一横,右手轻轻一握,就要把它推开。
  「哦……嗯……柳、柳老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垂涎已久的美艳老师会主动的握住自己的阴茎,正在妈妈臀部上下其手的吴仁在这意外一握之下兴奋更甚,低头看着怀中的正在努力挣扎的妈妈,往嫩白细长的粉颈吻去。
  「啊……」被吴仁一阵狗吻,妈妈的脖颈、脸颊上满是带着口臭的唾液,一幅憎恶的表情明明的摆在粉脸上……
  「你……放……放我起来……」心中一片焦急,妈妈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此时她的身体被死死的压住,下体双腿之间一根热乎乎的东西被自己捏在手中,握也不是,放也不是,尴尬万分。而且随着那无意的揉捏,这根硬物竟然还有变大的趋势……
  妈妈那微弱的抵抗非但没有让吴仁知难而退,肉棒上若有若无的套弄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吴仁低吼一声,抬起上身,双腿叉开坐在妈妈大腿上,俯下身子就要把他的舌头伸入妈妈涂着红色唇膏的小嘴里。「呜……呜……」妈妈猛烈的摇动着头,紧咬着双唇不让他得逞。
  「妈的!我让你装!」吴仁连续几次试图跟妈妈舌吻都没有成功,恼羞成怒之下,抓住妈妈的小西装胸口,用力一扯,「夸拉……」没有了钮扣的小西装毫无悬念的被分了开来,接着被扯开的是妈妈水蓝色的紧身衬衣……妈妈因为一只手在努力抵抗着股间不断那刺动的肉根,另一只手则被死死压住,根本没有办法阻止粗暴的吴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衣物一件件的被吴仁破除。随着最后一件白色胸罩被吴仁粗鲁的丢开后,两只圆润饱满的乳房从破碎的衣襟中一跃而出。
  「不……不要……求……求求你……」这时妈妈再也不能自以,厌恶变为哀求,双手开始拼命的推动坐在自己身上的吴仁。无耻的吴仁仗着自己身体上的优势,丝毫不顾妈妈的哀求和抗拒,顺势往妈妈的及膝皮裙摸去,「咿,这还是带拉链的啊,也好,你不是为了方便我来的吧,哈哈」,淫笑声中,吴仁左手抓住妈妈右脚的脚踝,右手拉住了妈妈腰间皮裙的拉链,随着拉链被慢慢拉下,吴仁左手伸进裙下将妈妈的臀部稍稍抬起,及膝裙子也离身而去。
  「啊……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不就是想跟你‘近距离’的沟通沟通咯,嘿嘿……」「不……不……要这样……」
  「我是学校的老师啊……你……不……」
  情况变的一发不可收拾,吴仁色欲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狰狞万分,「不……不要……救……救命啊……」,妈妈凄厉的呼救声刚起即止,吴仁死死按住她的嘴,厉声说道,「叫,你有本事就叫,我到时候就说是你因为你儿子强暴的事情勾引我,让我帮你们隐瞒,想想你儿子吧,他还那么年轻……」眼看着妈妈的眼神由惊恐变的迷茫、由迷茫变的涣散,吴仁知道自己又赢了一局。试探着的松开了妈妈嘴上的手,吴仁低骂一声,「臭婊子,我先帮你把内裤脱掉,我看你怎么跑!」
  眼看着吴仁把自己的连裤袜拉到臀下,自己的蕾丝内裤随着「嘶……」的一声之后也步了皮裙的后尘,被吴仁仍在了门口,妈妈好似有些认命,之前的挣扎和反抗不复存在,屈辱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哈哈,美人,这就对了嘛……」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此时的妈妈就像被俘的猎物般被剥的精光,全身只剩下破碎的紧身衬衣和下身的黑色连裤袜,破损的衬衣再也禁锢不了那骄傲挺立的圆润双峰,粉红色的乳头在衬衣里若隐若现。妈妈死死扯住已被拉坏的衣襟,紧紧交叉夹着修长的玉腿,仿佛这样能带给她更多安全感一样……吴仁吞了吞口水,狠狠的看了一眼妈妈那在昏暗灯光下闪烁着肉欲色泽的纯黑丝袜大腿,把头埋进了妈妈的双腿之间。
  「啊……」双腿被肥大的双手猛的一分,股间钻进了吴仁的头,妈妈再想夹紧已经无从发力,双腿轻易的被分了开来。此时由于已没有了蕾丝内裤的保护,妈妈双腿间的景色被吴仁一览无余,那下体仅剩的黑色连裤袜就像皮肤一样,紧贴在妈妈的屁股和下体上,那神秘的禁地被丝袜阻隔,不但没有丝毫异味,反而好像有股淡淡的香味……


  「啊!不要……不要舔那里啊……」这?从我这里看去,妈妈双手死死的扭住床单,抖动的双腿被吴仁牢牢控制住,脸上表情痛苦,而吴仁正趴在妈妈双腿间,头紧紧抵住妈妈的下体。这?这是在?
  「不要……那里脏……脏啊……」妈妈的再次轻声呻吟声让我明白过来。原来,原来隔着连裤袜,吴仁在给妈妈口交!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心中一阵悸动,低头一看,胯间的肉棒已经高耸了起来,悄悄转头注意了下旁边的吴胖子,他跟我差不多,裤子下面也顶成了一个帐篷。不知道是不是我动作较大,吴胖子好像发现了我在注意他,「吭吭……」咳嗽两声,自言自语道,这个李兵怎么还不来。
  看着仓库里吴仁还在妈妈下体努力‘工作’,我也尴尬的不好说话,红着脸装作没有听到。
  ……
  吴仁从妈妈的档处一直亲吻到大腿根部,从妈妈微微颤动的大腿就能感觉到她内心世界受到的激烈冲击,我估计爸爸都从来没有给妈妈口交过,以妈妈保守和矜持,以前肯定想都没有想过这种性爱方式,被吴仁的舌头粗糙的舌头舔弄着自己娇嫩的阴唇,心中一定是刺激与羞辱并存,难怪妈妈刚才忍耐不住的轻呼求饶起来。
  这时吴仁从上往下,一路舔过妈妈的大腿、膝盖、紧实的小腿,最后来到了妈妈的脚面。看着妈妈弓着脚本,好像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吴仁心中一阵快意,之前还高高在上的美丽老师被自己肆意欺辱,想想就可以让自己勃起了,何况现在她的水滑般细嫩的球形胸部,结实风骚的大腿还在被自己捏弄,舌头上仿佛还留有那润滑阴部的体香,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啊!
  好像是在把玩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吴仁把妈妈脚上的暗红色高跟鞋脱在床下,轻轻抚摸了两下妈妈丝袜下的脚趾,之后居然把那些美丽的脚趾都一起吞入了口中。妈妈这时柳眉微皱,双腿变的一时紧闭,一时分开,但不管怎么逃避,脚踝都被吴仁死死握住,带着高跟鞋皮革味道的精巧脚趾好像让吴仁流连忘返,都被舔的出现了啧啧的口水声。
  看到吴仁对妈妈的美腿如此感兴趣,我不禁回想起妈妈每天一身正经八百的连裤袜套装打扮,扭着屁股在吴仁这些班长面前走来走去。这被辱的祸根肯定是在以前那时就深深的种下了……
  「嗯……呜……呜……」可怜的妈妈这个时候被吴仁欺负的完全没有办法,仅剩下一些细微的抵抗和抽泣。
  「哈哈……」
  吴仁眼看妈妈反抗渐弱,好似已经放弃,加上自己也前戏做足,知道该做最后精彩的‘结案陈词’了,挺起早就不堪寂寞的肉棒,捏着妈妈高耸的双乳,猛的一下把妈妈强压倒在床上躺成大字型。好像意识到吴仁想插入的意图,保守矜持的传统思想让妈妈猛烈扭动着身体再一次拼命的反抗起来,「不……不要……」「来吧……美人……嘿……」吴仁剧烈的喘息和妈妈的娇呼夹在在一起,害怕妈妈再次呼救,吴仁一只肥手把妈妈的两只手牢牢抓在一起,满是口臭的嘴堵住了妈妈的樱唇。
  「呜……呜……」感觉到吴仁的舌头就在自己嘴外叩关,妈妈死命的摇头,坚守着这重要的关隘。吴仁好像对跟妈妈接吻特别有兴趣,来回几次都没有成功,感受着妈妈的殊死反抗,吴仁知道了身下美艳老师的心思,纵然身体被他控制,只能跟亲密爱人才能做的舌吻一定不能被他夺去。"好吧,美人……"妈妈死命把想往自己禁地里侵入的手夹在大腿中间,没想到吴仁的这只手突然一握,猛的伸出一只食指,往妈妈蜜处试探着的按了按,然后一捅。此时妈妈的大腿被吴仁两腿使劲再度分开,毫无抵抗之力,食指隔着妈妈的连裤袜,顺着吴仁的口水,居然一下就捅进了妈妈的阴道。"啊……"妈妈感到下体被一根细长异物侵入,小腹一紧之下一声闷哼,小口不自觉的呈圆形张开……吴仁抓住机会,舌头趁势侵入。
  "呜……呜……呜……嗯……"
  "嗯……救……"
  "命……啊……嗯……"
  ……
  看着妈妈被动的跟吴仁滚作一团呜呜的舌吻着,吴仁的大腿夹在妈妈腰间,把妈妈的屁股紧紧锁住,两人的下体紧紧顶在一起,我不由一阵担心,不知道妈妈有没有被插入。这该死的李兵,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就不行了!不管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吴胖子,我摸出手机,快速按了重拨键。


  在这不断的翻滚中,吴仁的龟头几次都差点插进了妈妈阴道,妈妈每次感觉到他要得逞时都试图努力挪开。但身体被吴仁挑逗,阴道却开始无意识的分泌出保护的密液,加上吴仁刚才的口水和龟头的前列腺液体,这时妈妈下体阴道口的连裤袜已经被混合液体侵蚀的润滑无比,避无可避,吴仁的大龟头终于抵在了那微微张开的洞口……
  「噗嗤……」
  「啊!」
  「啊……」


上一撸:文革中的那点情事之许传青媳妇



下一撸: